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络--网络资本运作

叶飘零反传销

 
 
 

日志

 
 
关于我

2006年开始反传销工作,07年1月组建“中国反传销联盟”,时任会长。国内反传销人士中开展异地解救打击传销活动第一人。

网易考拉推荐

2008年未劝说--武汉劝说纪实  

2009-01-04 19:25:00|  分类: 劝说解救人际网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寒冷的武汉街头,天空中飘落着雨滴,点点滴滴落在我这个疲备的身躯上,抬头望着熟悉的武昌火车站,心中一丝丝的凄凉。手机停机了,迎面正巧来了一个卖报的男生,我借用他的手机,打通了从未见过面的网友小明的电话,小明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我站在武昌站广场的中央等待小明。
     十分钟后我与小明见了面,小明带我来到了他租的房间,初次见面感觉小明很憨厚补实,少言寡语。我在小明家里等待着求助者小微的到来,小微与我约好,下午三点到武汉与我见面。中午小明请我吃了饭,送给我四包烟,由于那两包太贵重,我没有接受,我爱抽烟,但不能抽这么贵重的烟。
      下午,小微打来电话,告诉我她已经到了武汉,我对她说小明的住址,让她打车过来。半个小时后,我和小明来到小明家的路口与小微见了面,小微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中年男子,小微介绍说:“这是我男友的父亲”。我连忙上去握手,表达尊重之意。小微对我说:“我的男友在安徽做‘武汉新田’非法传销,上个月曾经回来一次,不到一个星期又返回了传销窝,这次男友主动打电话让我过去‘考察’行业,我利用这个机会,约在武汉见面,男友已经同意来武汉,然后一起回传销窝”。我当时头脑一楞,连忙问小微“武汉新田,什么产品?”。“娇妃”。小微肯定的回答。我长叹一声“哎,没想到,现在还有‘娇妃’传销组织,四年了,这个传销组织还存在,太可怕了”。小微激动的说:“他们由山东迁到江西景德镇,然后又迁到安徽”。真的不敢想呀!我反传销已经三年了,最初就是反新田的,那时很多新田传销组织都更换了产品,娇妃已经绝迹了,没想到这次又遇到了。感慨的同时,我又开始轻狂,对于“武汉新田”我太了解,对于劝说这样的传销份子,我有十足的把握。对面着小微和她男友的父亲,我肯定的说:“难度不大,我会尽力而为”。小微问我:“已经和男友说好了,晚上十点钟我才能到武汉,而他晚上七点多就到武汉,然后去火车去接我,我现在已经提前到了,他不知道父亲也来了,下一步该如何的去办?”我想了想说:“等他到了,我们先不惊动他,晚上十点我也去火车站去接你,然后你向他介绍我是你武汉的朋友,到那时再展开‘反洗脑’工作”。为了更好的开展“反洗脑”工作,小微的父亲在火车站对面的酒店开了两间房间,我们在一起商讨着如何劝说小微的男友。
      晚上六点钟,小微的武汉朋友来到这里,小微与我商量,想利用她的朋友去接她男友,然后把她男友带到宾馆与我见面,先做“反洗脑”工作,小微和男友的父亲躲在另一间房子里,等待我的消息。其实,这样安排不是太稳妥,一旦“反洗脑”失败,小微的男友肯定去火车站接小微,到了火车站见到小微那时再做“反洗脑”工作,难度就会很大。况且,小微的男友第一次与我见面,会不会与我交谈,这也很难说。如果有小微在,也许他会和我交谈。我想了好久,还是决定让小微的朋友去接他男友,因为他们是同学,也有一定的信任感。也许是我对劝说“新田”传销份子太有把握了。
      晚上七点半,小微的男友打电话“他已经来到了武汉,现在准备去网吧上网,十点钟去火车站接她”。我让小微的朋友去把他接到宾馆里,小微的朋友离开后,我收拾了房间,我让小明和小微到另一个房间等着我的消息,就当我收拾房间时,我才想到忘了问小微男友的名字了,我到隔壁房间,小微告诉我他男友叫林枫。十五分钟,小微的朋友推开了我的房间,小微的朋友带着林枫来到我的房间,我客气的招呼林枫坐下,我向小微的朋友挥手,示意他们把门关上,结果他们误认为我让他们离开,小微的朋友转身离去,顺手把门关上了。我真的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与林枫第一次见面,担心他不会与我交谈直接离开。如果小微的朋友在,那现场的气氛应该好一点。现在他们已经走了,房间里只剩下我和林枫。小微曾向我介绍过林枫的性格,他性格倔强,虽然他家里条件很优越,但他不想靠家人,想独立的造成一份事业。而且,他是独子,从小娇生惯养,脾气暴燥。面对这样的性格,我小心翼翼的做着“反洗脑”工作,为了避免林枫与我产生矛盾离开房间,所以我努力的控制着现场的气氛。两个小时后,林枫对于我所说的一切,心里产生了“晃动”。整个劝说过程非常的平和,没有争吵,而且林枫很认真的听着我述说“行业”的内幕,不时的也和我争辩,我知道效果并不是很好,对于这样的顽固份子,我还需要一些时间。眼看就要到了十点,林枫不停的看手机,我知道他心里很着急,想去接小微。而我却努力的把他心态调平和。此时林枫满脑子想要去接小微,根本听不进去我所说的一切。十分钟后,林枫起身对我说:“叶哥,我去接小微了,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吧!”。对于这样的情况,我只能同意。我笑着对她说:“这么晚了,你不要去接小微了,打个电话让她自己过来吧!”。林枫转身就要离开房间,我看着林枫要走,我就顺便说了一句:“那你自己去火车站去接她,路上小心点”。也许,林枫有所怀疑,于是他在楼道的走廊里大叫了一声小微的名字。就在此时,林枫的爸爸从另一个房间伸出头张望,突然被林枫发现。林枫转身就要下楼,林枫的父亲和小微一起出现在走廊内,林枫看到后,彻底的“疯了”认为我们串通一气来骗他。林枫的父亲把林枫拉进我的房间,狠狠的抽了林枫的一嘴巴,小微此时紧紧抱住林枫,现场失控了。对于这种场面我经历的太多了,我不断的安慰对方克制,保持冷静。经过半个小时的折腾,林枫终于理智的一点。林枫此时对我充满了“敌意”,林枫在房间里还想与我动手,我恶狠狠的对他说:“小样,就凭你,打你两个不废事,信不?为什么亲人们说的话你一句都不信,而那些所谓‘行业’里的人放个屁你都当真呢!你这是认贼做父,你知道吗?”对于我的驳斥,林枫没有回答。为了更好的缓和气氛,我让小微把林枫带到另外的了隔壁的房间里,我与林枫的父亲在一起研究了下一步的工作。十分钟后,我感觉隔壁的房子里安静了许多,我让林枫的父亲过去看看究竟。
     深夜一点钟,林枫的父亲来到我的房间,对我说:“林枫已经决定不再去传销窝了,明天回家,不知道是否是真的”。对于传销人员说的话哪敢信呀!我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林枫的父亲,然后对他说:“也许吧!等到明天再说”。林枫的父亲想让我到那边再和林枫聊聊,我穿上衣服,正准备去林枫的房间,走到门口我犹豫了。我对林枫父亲说:“还是算了吧!等到明天再说,现在他对我还有抵触情绪”。林枫父亲同意了我的看法。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我不停的问小明“我是不是错了,哪里错了?为什么两个小时的劝说,结果是这样,以前劝说‘新田’传销人员从未失败过,怎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小明沉默一会说:“叶哥,你给他们希望太大了”。我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是在我说有点太狂妄了,也许吧!现在还不知道结果如何,对我来说还有机会。
     第二天早上林枫父亲和小微来到我的房间,对我说:“林枫不想和我说话,答应今天与我们回家”。我笑着点点头。穿好衣服,我们来到宾馆外的一家小餐厅吃早餐,吃饭时我简单的和林枫交谈了一下,林枫说:“你不就是叶飘零吗?专打负面的,我知道你,我还知道有个叫杰杰(我曾经反新田的反传战友)的,你们是一起的”。我笑着说:“是不是听你上线说的”。总体来看林枫的表现还是不错的,我让林枫与我到小明家里去,我会给他看一些关于“新田”的资料,林枫同意了。吃完饭,我们坐公交车来到小明的家里,打开电脑。我把随身携带移动硬盘上的资料打开,给林枫看了详细的“武汉新田”资料,看完后,我让林枫自己计算五三制的奖金分配金额,林枫拿着笔,半天算不出来。我气愤的对林枫说:“真的太可悲了,你连五三制奖金分配都不熟悉,你连如何赚钱都不知道,还说什么‘行业’如此的好,出局能赚千万,你不觉得可笑吗?”。我接过笔给林枫详细的计算了五三制的漏洞,林枫看的非常仔细。林枫是个死爱面子的人,他哪里会承认我所说的一切。他来到电脑旁打开谷歌搜索,打开地图说什么“网络营销大厦在江汉区”,我问他“现在还有吗?”林枫说:“我知道没有”。“明明知道没有,还相信他们所说的一切。”我气愤的说。林枫狂妄的说:“你敢和我去了解‘行业’吗?我们那里有个研究生,你可以去说服他”。“真是可笑,我会去你所谓的‘行业’里面吗?研究生有什么,被传销骗的博士生都有”。我无奈的说。经过一个小时的争辩,林枫有些焦躁不安。我耐心的对林枫说:“只要你回家,我的任务就完成了,不要相信我叶飘零说的话,也不相信传销那些人所说的话,你的级别很低,了解的太少,用一年的时间,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时间来证明我所说的一切是否是真实的”。“我不会再回去了,但是你叶飘零没有说服我,我为了家人不会再去了,我会想办法去验证你所说的”。林枫肯定的说。我笑着回答:“只要你不去就好了,留着时间去证明吧!对于你我也尽力了,也许我现在没有能力再劝说‘新田’人了,我知道你们的制度课和我以前了解的不完全一样,即使外表变了,里面还是一样的,希望你好自为之”。说完,我送林枫他们下楼,我向林枫的父亲交待后期工作,由于他们要赶回长沙,所以简单的交流后,他们就匆匆离开。
     他们走后,我和小明来到饭馆吃饭,我始终没有说话,心情很糟糕。小明也保持着沉默,对于接下来的任务,我又没有了信心。吃完饭,我一直闷闷不乐。我打算在这里过一夜,明天再回去。想了想,还是算了,我让小明陪我去火车站买票回家。我们来到汉口火车站,汉口火车站正在改建,上车前,我又问小明:“我到底哪里错了,为什么现在劝说一个‘新田’人都这么难,难道我的能力真的不行了吗?”小明笑着说:“他不是回家了吗?回家就好,但愿他不会再去做传销了”。是呀!但愿他不要再去了。
     一个人郁闷的上了火车,放下行李。正准备倒水时,小微打来了电话:“叶哥,谢谢你,走的太急,连声谢谢都没有说,林枫昨天夜里对我说了,对于你所说的一切,他会去验证。为了亲情、爱情他放弃了‘行业’,哪怕那是真的,他也不会再去做了。林枫刚刚又说了这句话,真的谢谢你,没有你,他不会这么快离开传销。叶哥,你不是说要来长沙吗?到时候,一定打我电话,我请你吃饭”。接到这样的电话,我心里感到很欣慰,最终的结局是完美的。唯一担心的就是怕林枫受不了传销人员的引诱,再次参与传销,那这次劝说就以失败告终。我反新田传销快三年了,以前无一失败,现在新田传销变化太大,对于网上报道的一些“负面”,他们也有一套的理论对付,我应该停下来,好好学习了解现在传销组织的特征,毕竟三年了,我还是老一套,而他们不断的进化发展。无数次的劝说解救,这是我最难受,最郁闷的一次,虽然结果不错,但过程让我很失败。
2008年未劝说--武汉劝说纪实 - 叶飘零反传销 -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三商法-五级三阶制
(与小明合影)
    一个星期过后了,当我写这篇文章时,我心里还有一些担扰,于是我打电话给林枫的父亲,了解林枫的情况,林枫的父亲告诉我,林枫在家里和以前一样。我又打通了小微的小电话,小微告诉我:“他现在就在家里,有的时候也出来唱唱歌,出来逛街,现在没有人再提传销两个字,他应该不会去了,谢谢你叶哥,你下次来的时候,我去长沙接你”。但愿林枫能彻底放弃自己的侥幸心里,来年从新开始生活工作。也许他现在还有点怨恨我,但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会拿起电话对我说:“谢谢你,叶哥”。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反传销网www.chinafcx.com   叶飘零博客:http://blog.sina.com.cn/ypl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