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络--网络资本运作

叶飘零反传销

 
 
 

日志

 
 
关于我

2006年开始反传销工作,07年1月组建“中国反传销联盟”,时任会长。国内反传销人士中开展异地解救打击传销活动第一人。

网易考拉推荐

反传之路  

2008-12-11 14:59:00|  分类: 打击传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文章写于2006年10月,但我从未发表到博客论坛上,因为打击传销的结果让我痛心不已,所以有很多人质疑我从未打击传销团伙,这篇文章涉及的人员名单,请网友去山东大众网查询,也可以打电话到枣庄市工商局查询,我曾打击过6个传销组织,结果都让我很失望。那时中国反传销联盟还没有成立,当初我的网名叫“洗梦无声”,如今我第一个打击的这个传销体系已经解散,今天我把这篇文章发表出来就是希望大家能明白我如何的走上这条反传之路。文章写的不够详细,如果我写回忆录,我会写的更详细。

   2006年3月脱离传销的我,躲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7月的一天实在无聊,最不喜欢上网的我,也走进了网络世界。当我打开电脑查看时事新闻时,突然一条报道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某城市开展打击传销行动,遣返上万传销人员,心头一阵酸楚,我们曾经的四万人

的传销组织都解散了,为什么现在还有这么多的人在参与传销,我在网上查找了任何关于传销的新闻,结果让我很震惊,那么多无辜善良的人加入传销,对传销的谎言深信不疑已经被严重“洗脑”。关掉电脑,那一夜我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回想了很多曾经在传销里发生的一

些事情,到了下半夜穿起衣服,再次打开电脑看着那些被传销组织严重“洗脑”的顽固份子在网上留的帖子,我终于忍不住,写了一篇关于传销组织内幕的文章,顺便把我的QQ号留在了文章的下面,当时也许是一时的冲动或者是一种责任,一个月之后“奇迹”发生了。
   8月11号,那天我喝了很多酒,回到家后醉意朦胧,心里感觉有一件事情没有做完,仔细的想想原来是我写的那篇文章,随后打开电脑看到我上个月发表的一篇文章,尽然有几千人的回帖,有的是咨询的,有的问我要联系方式,心中有一些得意,没想到自己的文章能影起这么大的反响,我接着又登陆了QQ号,当年网名叫洗梦无声,打开后我又震惊了,加我为好友的消息整整响了十分钟,本来我的QQ号上只有7个人,一直加到满员450人,我回复着每一个网友给我的留言。就这样每天回来都要上网回复网友的留言,这种工作保持了一个月。
  9月20号我记得非常清楚,有一个网友给我留下的电话,他对我说他现在一个传销窝里,他的级别是C级,他发现了很多的内幕,希望我能帮帮他打掉这个传销团伙解救更多的人,我当初很犹豫,毕竟是一个陌生人,我没有正面的拒绝他。当天的晚上我接到一个小姑娘的咨询电话,做梦都想不到这个小姑娘影响了我的人生路,当我拿起电话小姑娘在电话那头不停的哭泣,无论我如何的安慰都无济于事,她依然哭的很伤心

,她的至爱的男友被骗入了传销,参与传销一个月了,小姑娘想让我帮助她,那时的我并没有反传,我只是利用业余时间的写写文章,我不知道如何的帮助她,那个小姑娘留下了她男友的手机号,让我帮助她劝说她的男友。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劝说她的男友,可惜效果并不好,而小姑娘每次与我通话都哭的非常伤心,结果我发誓一定要解救她的男友,无论遇到什么困难。这个小姑娘网名叫“卷毛比雄”,最后跟我一起

反传,时间长达一年,现在已经成家并且有了孩子,开始了幸福的生活。
    我一边寻找卷毛比雄男友的消息,一边在网上业余反传,当初没有人知道我是谁,也没有人知道我曾经做过传销,所以我在网上并没有太大的名气,9月25号,曾经和我联系过的那位传销C级人员突然又打电话给我,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在一个小时的谈话中,我了解到他所在的传销组织有上万人,并且他手里掌握了一定的证据可以打掉他所在的传销团伙,他已经联系3个“伙伴”做为内应,挂完电话我有一些兴奋,想去冒险尝试打击传销团伙,可是眼看就要到国庆节了,政府机关要放假了,我们必须要在国庆节前打掉这个传销团伙,于是我开始在网上找媒体的电话,首先是安徽电视台的记者,因为求助者是安徽人,但对方表示不是本省不好办,所以没有同意我的请求,我在网上看到山东枣庄大众网的联系电话,我拔通了电话,对方知道情况后非常愿意帮助我们,于是自己带着几千块钱来到了传销团伙所在地山东枣庄。
    9月26号第一次来到枣庄,我选择了枣庄市公安局对面与求助者见面,当时我非常害怕,但我又艰信自己的直觉。当我来到枣庄公安局时已经是下午2点钟了,传销人员惯用的反侦察能力被这几个求助者发挥的淋漓尽致,先是和我电话联系然后又让我到对面的公交站台等待,一切的一切就象电影反侦察片一样,十分钟后与我在网上约好的求助者与我见了面,为了安全他带我来到了一家很偏辟的小旅社,在旅社里还有三个

传销人员,他们分别叫阿兵,刘林,李军,在那里我们制定好详细的计划。首先,先去大众网去联络媒体,然后向当地的工商局举报,为了避免传销头目发现团队出现“内鬼”,我让阿兵,李军先回到传销窝里。我带着刘林去找媒体。按照我们制定的计划,我首先来到试先联系好的枣庄大众网的记者,他姓张,我叫他张大哥,张大哥见到我们后非常热情,详细的了解情况后,把我们带到了大众网的办公室,张大哥为了更好的帮助我们打击传销团伙,他叫来了枣庄电视台的记者名叫华子,他曾经多次参与报道打击传销行动。一个小时后,华子来到张大哥的办公室,见面后询问我有什么证据,我把刘林试先准备的证据拿给华子,“网络图”“工资单”华子看完后非常激动,大声说了一句“这个团伙真够大的”,我们都肯定点了点头。华子是一个热血青年,很有正义感,他看完我们提供的资料后第一时间拔通了市工商局宋副局长的电话,宋副局长听到华子的报告后,也非常兴奋,让我们在那里等他。一个小时后,宋局开车来到了这里,宋局接过资料看了一下说:“这也很难打击掉,因为这些证据还不能足以彻底打掉传销团伙”。我立即对宋局说:“我们还有三个人在传销内部里调查取证,他们可以提供传销头目收钱的准确的时间和地址”。宋局惊讶的对我说:“如果真能在收‘入会费’时抓获,那可是铁的证据,可以彻底打掉这个传销团伙”,此时我的心里很兴奋。
    晚上,我秘密会见了阿兵他们,我们四个人在一起商量如何得到传销头目下来收“入会费”的时间地址,因为传销头目在收“入会费”的时间地点都是绝对保密的,除了一些“亲信”知道,不会告诉任何下线人员,就算告诉下线也是临时通知,一般都是在收钱的前一个小时宣布的。看来我们很难得到准确收钱的时间地点,现场的气氛一下冷了下来,就在此时刘林手机突然响起,一个传销头目通知他明天晚上参加传销

组织的“欢送会(低级别传销人员升入高级别的仪式)”,欢送会上传销头目一定会出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立即向张大哥和宋局汇报情况,宋局指示我们了解到“欢送会”详细地址后向他汇报,我们五个人研究了计划后分头行动。为了安全起见刘林与我住在一起,他们两人返回传销窝,去侦察“欢送会”的详细时间地址。
   第二天上午,阿兵和李军来到我住宿的旅社,向我反应了传销组织的一些情况,此时宋局打来电话说:“如果想要彻底的打击传销组织,必须还有人证,而他们三个人还不够,因为法律规定只有证明某个传销头目亲自收取的金额超过五万才能订‘非法经营罪’,而刘林他们三个人加在一起不到一万块,所以需要更多的传销人员来指证传销组织的头目”。为了更好的完成宋局下达的任务,我让阿兵和李军再次返回传销窝

连络一些传销人员,并找一些对“行业”产生‘消极’人进行攻关。就当我们中午出来吃饭时,发现了一个传销头目在一家商场门口买快餐,手里还拎着一床被套,我们四个商量后准备跟踪。这名传销头目姓张,是一个女人,刚刚升入B级(传销的第四级别),按照传销的规定她已经是单独的住宿离开了下面的体系,这名B级传销人员上了一辆公交车,我们立即打的跟了上去,在一处偏僻的小区门口,这个小区非常破旧,为

了避免认出那李军他们,我一个人跟在这名B级传销人员后面,一直跟到她所住的楼下。我确定她住在那间房子后,我来到与李军约好的地点见面,李军他们就在那个B级传销人员下公交车的地方等着我,当我见到他们后,他们一脸迷茫的表情,当我询问发生什么事情时,他们都落泪了,刘林哭着对我说:“传销课上说只要做到B级就能住宾馆,拿着上万元的工资,会成变成一个真正的‘成功人士’,没想到一切都是骗局,看着我们的领导(我跟踪的那个刚升入B级经理),生活还是这么的艰苦,真是让人痛心”。这时我才反应过来,他们三个人还对“行业”抱有一定的幻想。这样也好,让他们彻底的的知道传销的谎言有利于他们回去后开展“人证”工作。
    晚上七点钟李军打来电话,告诉我“欢送会”在某宾馆举行,举行的时间是半个小时后,我立即打电话向宋局汇报情况,宋局让我和刘林去张大哥办公室等他。我和刘林来到张大哥的办公室等着宋局,十分钟后华子和宋局一起来到这里,宋局安排了工作,我们今天晚上去蹲点,详细的了解此次“欢送会”出现的传销头目有几个,他们的详细住址。一个小时后宋局开着车子带着张大哥、华子、刘林和我在宾馆楼下蹲点

,我不停的发信息问李军上面的情况,李军发信息对我说,传销头目一般到最后才能出现,让我们耐心的等待。那天下着小雨,我们在宾馆楼下整整等了四个小时直到“欢送会”结束,传销的头目也没有出现。此次行动失败,宋局担心我们的行动是否会被传销头目查觉,为了解情况,我让李军出来面谈,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半个小时后李军在约好的地点等着我们,宋局详细的询问李军刚刚“欢送会”里发生的情况,李军拍着胸口说:“他们并没有怀疑我们的行动”。宋局让我们明天在张大哥的办公室见面,详细商定打击传销的步骤。
   9月28号早上8点,我和刘林来到了张大哥的办公室,宋局早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宋局详细的了解了刘林所在传销组织结构和人数。当时我对打击这个传销组织一点信心都没用,因为我们还不知道真正的证据从何弄来,我已经来了三天了,我身上的钱也所剩无所,而且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我内心有了矛盾。就当我徘徊时,李军打来电话告诉我,今天中午1点半钟,在某某传销宿舍,某某传销人员会交“入会费”,此时传

销头目要下来收钱,当时我兴奋不已,连忙向宋局汇报情况,宋局立刻打了派出所的电话,十分钟后一位派出所所长来了,宋局主持了会议,命名为“斩首行动”。
   中午1点,在张大哥的办公室里,宋局详细的布置了抓捕计划,并且让李军时时刻刻保持联系配合打击行动。1点10分行动开始了,6辆警车,4辆工商执法车,参与行动的公安工商人数达到37人,我坐在工商执法车内,心情激动万分。没想到曾经是一个传销份子,现在却参与到打击传销的行动,真的没想到会座在这辆曾经让我无数次夜里失眠的车内。通过与李军的联系,张大哥和华子带着几名公安已经悄悄的埋伏在传销

传销头目收钱宿舍的周围,传销份子也很聪明,他们在附近安排了不下10个眼线,负责站岗放哨。我一个人坐在车内,内心充满了恐惧和担扰,我一直等待着张大哥的消息,也放进太急燥了,我一个人跑到那个宿舍的附近便利店里,我不停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20分钟后我接到张大哥的电话,张大哥非常兴奋的对我说:“抓到了一个B级,收到钱的,并且在收钱的第一时间抓住的,现场缴获了一万元现金”。我立即跑到工

商的执法车内,伴随着警车声,我们来到了派出所,我见到了那个传销头目,他低着头双手被拷在沙发腿上。
    整个“斩首行动”过程没有超过20分钟,在派出所内李军向所长汇报今天下午在某宾馆传销组织还要“上课”,并且有可能传销头目会出现,所长和宋局交换了意见,准备再次抓捕。这一次我乘座的是公安车,我们来到某宾馆的停车库,上面三楼就是传销开课的宾馆会议室,李军和阿兵在楼上开会,不停的与我发信息,我们等待着传销头目的出现,这个时候宋局和所长判断是否是传销头目知道有一个B级头目被抓了,不会再出现了,宋局摇着头说:“估计消息不会这么快传到传销头目那里,离抓捕B级头目过了不到一个小时,传销头目不会这么快知道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李军那头始终没有头绪,突然阿兵来到楼下要与我见面,我在离宾馆不远处见了阿兵,阿兵对我说“上面的情况很复杂,传销头目也不能确定能不来能”。我把情况向宋局汇报,宋局立即决定展开打击,一旦走露消息传销头目会立即停止上课,这样更难抓住证据了。行动即将开始,所长让我和阿兵躲在公安车内与张大哥手机连线,张大哥在宾馆楼下。行动一开始,公安工商冲进会议室,把传销人员一个个的带下来,我们在车内与张大哥保持通话,让阿兵指认谁是高级头目,先从C级别开始。如果是C高级别的就对张大哥说:“抓”,如果是低级别的传销人员就说:“放”。 
    行动开始了,工商公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控制住了楼下站岗放哨的几个传销人员,然后大批公安工商冲上楼,此时我和阿兵躲在车内,为了安全,我把公安的帽子给阿兵带上,而我却穿上了公安的制服,我们透过窗外指认每一个被公安工商押下来的传销人员,谁是高级别,谁是低级别,我们通过电话把消息传给大张哥。整个过程很顺利,除了跑了两个C级别的传销头目,其余传销C级别都没有逃脱,当我兴奋的同时,我仔细的观察了周围观察的人群,让我吃惊的发现,周围观看的群众当中最少有一半是传销的低级人员,他们相互的交流有说有笑。我明白他们心里在想什么,他们也许会认为这是国家故意打的“负面”,真是可悲之极。
    抓捕行动结束后,我们来到了派出所,被抓的C级传销人员被一字排开,我和阿兵躲在车内重新的指证,指证完后这些C级传销被关进了拘留所,宋局指示我们去寻找人证,证实被抓的B级传销头目收取的“入会费”金额五万元,其实李军已经是C级,他的下线都在传销窝里,我让李军把他们一个个的带来,再由我带着他们去派出所出面指证,李军和刘林在青檀路上的一个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门口等待着那些“人证”,

而我在派出所接待“人证”,就这样一直搞到午夜1点,通过李军和刘林的工作,有23名传销人员来指证那个被抓的B级传销头目,取证的工作终于完成,而我却一直焦急的等待着最后的结果,让我意想不到的结果终于出现了,宋局从拘留所出来握着我的手说:“你们已经尽力了,我和你张大哥也尽力了,华子、小张都是热血青年,但结果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也许不出几天这个B级传销人员就会被释放,其它的我不说了,为

了安全,你也尽快回去吧!”。听到这样的结果我感觉天都塌下来了,我接受不了,我发狂的大喊大叫,我把我的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宋局看着我的发狂,并没有阻止,我能感觉到宋局的内心也是那么的痛苦,宋局的眼眶里充满了泪水。我不服,我不信,这到底是怎么了,铁一般的证据,为什么还不能订他们的罪,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我跑到派出所的二楼询问华子,华子拍着我的肩膀说:“那个B级传销头目,不承认他所收取这些来指证人的钱”。我叫嚷着:“他不承认,这可是铁的事实呀!”华子无奈的摇摇头,华子对我说:“兄弟,你先回家,以后我们再联系”。听到这样的话,我绝望了,我怎么向李军他们交待,他们还在批发市场等着我的消息。当初向宋局举报案件时,宋局曾经承诺给李军他们一些奖金因为李军的全家亲人都在这里,损失了好几万,阿兵也是同样,他们想通过打掉这个传销组织挽回一些经济损失,没想到结局是这样,我怎么对起他们。我带着无奈的心情来到批发市场见到了李军他们,把情况告诉他们后,他们都落泪了。李军不服的说:“我们现在去市委,去市公安局,这件事不能这样算了,一旦那个传销头目放出来,肯定会报复我们”。当时在场的还有十几个来指证的传销人员他们一口同声的要去市委公安局。就当我们刚刚要离开批

发市场时,马路上突然开来了几辆的士,李军对我说:“里面座的是那个被抓B级传销人员的弟弟,就是今天漏网的那个大C,估计他们是来报复我们的”。远远的我们看着那几辆的士,李军和刘林决定和他们拼了,身边的十几个人都同意。拿起能拿到的一切“武器”拉好架势准备打架,看到这种情况,我立即上前阻止,但没有一个人听我的,阿兵胆子有些小,拉住我往批发市场里跑,我和阿兵跑了好久躲进了一间屋内,

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大约过了20分钟,李军打来电话告诉我没事了,让我在市场的大门口见面,见到李军后,李军告诉我,仗没有打起来,最后争吵了十几分钟他们就走了。然后李军和刘林带着十几个传销人员来到了市公安局,此时已经是凌晨2点钟了,门卫的保安不让我们进去,我们要求见公安局领导,最后保安也没有办法终于让我们进去了,我们跑到经济侦察大队的办公室,侦察大队值班的民警,让我们明

天上午来,我们没办法只有等着明天的结果了。离开公安局李军带着我们来到了今天收“入会费”的那个宿舍,敲开门,屋内住着七八个传销人员,大多数都睡了,开门的是一位大姐,她就是今天缴纳“入会费”的传销人员,她老公被抓走了,她现在很着急,李军向大姐详细的叙说

了整个过程,大姐哭了,并承诺过段时间就离开这里,我们一直聊到天亮。 
    29号早上8点30分我们来到了公安局的经济侦察大队,大队的民警很热情,承诺会严肃处理这个案件,抓住的那个B级头目暂时不会释放,当着我们的面打电话给那个派出所所长让他把案件移交到市经济侦察大队,最后我们留下了联系电话希望有结果时给我们一个明确的回复。中午,刘林带着他的老婆来见了我,刘林的妻子也在参与传销,当我耐心的对刘林的妻子揭露了传销的谎言,刘林的妻子非常气愤,发誓要回自

己损失的钱,如果要不回来就不回家。是呀!他们损失了四万块,刘林家是农村的,他们如何面对自己的家人。为了安全我决定尽快就离开这里。晚上我从枣庄来到了薜城(薜城火车站就是枣庄火车站),一路上我始终发现有人跟踪,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到了火车站今天的票已经售完,只有明天的火车票,我在火车站对面的旅馆里开了一家房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担心那些传销人员会跟来报复我,我收拾好行李,打通

了李军的电话,李军告诉我他们明天走,有很多的东西需要拿走。他们是传销人员,传销头目不敢对他们怎么样,因为一旦报复下线,传销团伙内部就会出现不“和谐”的因素会造成混乱,但我不同,我毕竟是外人,肯定不会放过我。我又联系了刘林,刘林已经准备好了行李,正准备明天回去,在我的劝说下,刘林连夜带着妻子来到火车站与我见面,我们一起离开了枣庄。

反传之路 - 叶飘零反传销 -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三商法-五级三阶制

 

 

 

 

 

 

 

 

 

 

 

 

 

 

 

 

 

(打击传销现场)

     一个月后,我打了张大哥的电话,证实那个B级传销头目早已被释放,听小道消息说是A级头目花了四万块把他从拘留所里保释出来的。更让我痛心的是那些曾经当面指证过那个B级传销头目的传销人员,有一部分在传销组织的煸动下重新参与传销。而我从山东枣庄大众网的报道后,我再次绝望了,“枣庄开展一次打击传销活动,遗散800多名传销人员,抓捕了某某B级头目,15名C级传销头目。其实这次解救打击传销团伙

,真正解救出来的人不到30人,2006年12月我曾去过这些人的家里做过调查。这个团伙做的是“武汉新田”传销,人数上万人,在枣庄分布有40个课堂,有些课堂在一些政法机关部门的对面,这个传销组织直到2007年12月才真正的解体。从那以后刘林他们和我再也没有联系,而我从这件事里看到了很多肮脏的东西,社会的另一面。2006年,11月份我为了“卷毛比雄”,四次深入苏北传销组织,配合工作公安打击传销。从那以后我开始真正义意上的反传,更改自己的网名,组建叶飘零反传销组织,从原有的10人一个月后发展到500多人反传愿者,接着开设反传论坛,叶飘零一夜成名,从此我走上反传的道路。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反传销网www.chinafcx.com   叶飘零博客:http://blog.sina.com.cn/ypl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