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络--网络资本运作

叶飘零反传销

 
 
 

日志

 
 
关于我

2006年开始反传销工作,07年1月组建“中国反传销联盟”,时任会长。国内反传销人士中开展异地解救打击传销活动第一人。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兄弟--东莞劝说纪实  

2008-11-30 17:16:00|  分类: 劝说解救人际网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哥,我都恳请你二次了,这是我第三次请求你劝说我的弟弟,你能帮助我吗?”我始终想不起来发信息的这个人到底是谁,于是我就回了一条询问她是谁。当再次看到她回复的短信,我终于想起来了,我把她的这次解救劝说任务给忘了。我连忙回复她,两天后我就到东莞去劝说她的弟弟。
    她叫晓华,广西人,今年25岁在东莞打工,她的弟弟妹妹都陷入了传销魔窟,妹妹已经参与传销一年多了,弟弟被她的妹妹“邀约”进去的,也做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就在三天前弟弟突然从传销窝回来,可惜无论晓华如何的劝说,她小弟还坚信着“行业”是好的,并且很快就要回去,晓华曾经联系过我,希望我能帮助她解救小弟和妹妹,也许我的时间安排不过来,所以她一直在等着我,这次是个好机会,所以晓华极力要求我去劝说。
    此时的北方已经是严冬了,而南方却是夏热,满街上都是短袖衬衫,凌晨七点半我来到了东莞,按常理晓华应该到车站接我的,不知道什么原因,让我转车到另一个车站,也许是我的防备心很高,我立即打通了三年没有见过面的朋友赵帛,赵帛在我2006年刚反传时认识的,他的网名叫“砖头”,那时的他已经是传销的B级头目,在我的劝说和帮助下解散了体系。那时赵帛无脸在见江东父老,一个人来到广东。刚来广东的时候,我找了很多朋友给他介绍工作,由于他刚离开传销窝无法接受现实的社会,无心工作每天上网与我聊天,为了省下钱与我网上聊天并和我在网上一起反传,他每天只吃一个馒头路宿街头。当我知道他不去工作与我聊天时,我鼓励他重新竖立人生观,脚踏实地赚钱,可是他始终听不进去,于是我上网就隐身不与他聊天,他经常在群里找我,一个星期后,他的口袋里没有一分钱,终于开始找工作了。短短的三年过去了,我们偶有联系,彼此间保持着亲密的关系。今年第一次来广东的时候,我曾打一个电话给他,因为我的任务太多没有见面,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愦憾。这次我又来到广东,我打了电话给他,他非常开心,知道我在东莞汽车总站,他以最快的时间赶过来。我们约好在售票厅见面,我的手机发来一条信息“叶哥,你在哪里”。我拿着手机四处张望,而他就在我的身后,我们三年从未见面,我不知道他的长象,我用手机打通他的电话,身后传来一阵手机铃声,我笑着说:“你是赵帛”。相认后我们拥抱了一下。我告诉赵帛此次来主要是解救劝说人,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赵帛坚持让我留下来玩几天,我拒绝了。
    按照与晓华的约定,我让赵帛带我来到了汽车东站,晓华如约而来。晓华向我介绍了她小弟的情况,她小弟今年才19岁,名叫阿亮,初中毕业,性格倔强,因为家庭内部的缘故,阿亮和他的父亲之间有着很深的矛盾,当阿亮回来时,晓华曾让阿亮接父亲打来的电话,阿亮死都不肯接。转了两次公交来到晓华的宿舍,打开门阿亮还在睡觉,我让晓华把阿亮叫醒,我抽空洗了脸。阿亮抓着头发,摇摇晃晃的从门里出来,我和赵帛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见阿亮出来,起身主动打招呼,阿亮突然笑着对我说:“我在哪里见过你”。“噢,在哪里”。我笑着问。阿亮摇着头说:“忘了”。房间里,大家一阵笑声。我问笑着问阿亮“你知道我来的目的吗?”,阿亮摇着头。接下来我开始做劝说工作,赵帛在旁一直的配合着我。由于南北方温差大,我感冒,发烧,嗓子发炎,说话时嗓子很疼,幸好赵帛在我身边,赵帛毕竟做过传销B级头目,谈“行业”头头是道,三年了记得还是这么清楚,可想而知传销带给受害人心里的印象是多么深刻。我与赵帛第一次“合作”,很快的阿亮就醒悟。
   经过一上午的交流沟通大家都饿了,我们来到了附近的饭店,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赵帛对晓华说:“叶哥的记忆力不好,我姓杜,叫杜帛,而叶哥却一直叫我赵帛”。我急忙解释“对不起,我没有用心的记,下次一定改”。顺便把手机上的名字也更改过来。晓利希望我能留两天再次解救她的小妹,可惜我停留时间有限,于是我让阿亮去传销窝诱骗小妹出来,阿亮摇着头说:“她不会出来的,我出来的时候她跟我说了,在‘行业’里能锻炼自己,如果家里人问她的情况,就说不知道。”这就很难了,如果我要进传销窝充当阿亮才邀约的“新人”,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能见到晓华的小妹,成功与否也很难说,在传销窝里劝说成功率很低,而且小妹非常顽固,她的下线几乎都已经离开,按照规律她不出三个月肯定要回来了。想快速的解救她,我必需要当面见到她才行,需要一个良好的劝说环境,这一点很难做到,于是我答应晓华下个月我会再来广东,到那时再展开解救,因为我答应另一个求助者的解救劝说请求,我没有时间在这里等,在一开始晓华发求助信息时,我明确的告诉过她。假如小弟是小妹的上线就好了,可惜偏偏相反,如果是小弟的下线可以利用技巧诱骗出来,小弟说话小妹根本不会相信,据小弟介绍晓华妹妹的防备心更重,要想诱骗这样的传销顽固份子难上加难。我们只能通过小弟利用这段时间慢慢劝说小妹,希望她能对“行业”产生消极因素,这样就有利于我们解救劝说。晓华还是心有不甘,为了更好的帮助晓华,我问阿亮有小妹的电话吗?阿亮说没有,晓华也说小妹的电话不久前停机了。说着晓华拿出手机试着打一下,结果是通的。此刻阿亮说:“她不会出来的,她太坚信行业了”。我对晓华说:“我们现在要和小妹保持好关系,不要再争吵了,过年的时候再诱骗她出来,到时候我再来劝说,我说不定哪次又来东莞了”。晓华采纳我的建议,我们现在打电话诱骗小妹不是明智之举,因为小弟刚刚离开“团队”,万一小妹发现我们的计划,晓华将很难再见到小妹。在我和杜帛的建议下,阿亮主动的打了一个电话给父母,我吃不懂阿亮说什么,阿亮说的是“客家话”,于是我让晓华翻译,晓华笑着对我说:“阿亮刚刚说的是,爸爸,注意身体,好好照顾自己,我已经出来了,我会找一个工作的”。杜帛留下电话,承诺帮助阿亮找一个好的工作。一个美好的结局,不枉我来一趟。为了节省晓利的花费,吃完饭我就和晓华、阿亮道别,晚上我去杜帛家里过夜,明天离开广州展开下一个解救劝说任务。晓华、阿亮送我来到了汽车站,离别时,我担心阿亮会反复,再三的交待晓利不要责怪阿亮“他还小需要经历很多事,一个美丽的梦突然之间破碎,不要说他小小年纪,就算我们成年人都承受不了”。晓华点点头。

我的兄弟--东莞劝说纪实 - 叶飘零反传销 -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三商法-五级三阶制
(与阿亮合影)
    晚上杜帛为我开了一间宾馆,我要去北方,走的太急没有带衣服。杜帛陪我去买了一些换洗的衣服又买了药。杜帛带着我做了足疗中式按摩,遥想当年赵帛路宿广东的街头,当时只有110斤,现如今却是一个小老板,多少有些积蓄,体重也增加到了140斤,今年的金融危机对他的生意影响很大,杜帛也想过年回老家,看看家乡有没有发展的机遇,那一夜我们聊的很晚才睡觉。

我的兄弟--东莞劝说纪实 - 叶飘零反传销 -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三商法-五级三阶制
(杜帛)
   第二天早上,我叫醒杜帛,我们到超市杜帛给我买了很多路上吃的东西,杜帛知道我烟隐大,特地送我一条当地的名烟红双喜,杜帛打算送我到广州火车站被我拒绝了“来回的跑何必呢,下次我还会来的”。杜帛送我来到东莞汽车总站,目送着我一直上车。三年前,卷毛比雄,易辰,天道,杜帛等等,我们每天在群里开心的聊天,一起反传。三年过后,只有我一个人还在支撑。记得杜帛最后发我一条信息“叶哥,你也不小了,不要再反传了,给我找一个嫂子吧!衣服脏了还要自己洗,中国千万传销人,你能解救几个,有些人总归要经历痛苦,让他们去吧!少抽点烟,好好照顾自己,下次来别忘了再来找我”。这样的短信,我曾见过无数次,微笑着删除。其实,我知道我已经撑不了多久,如果再这样下去,终有一天会克死他乡,我会好好的,再见了我的兄弟,三年第一次见面的兄弟,让我们一起幸福吧!我的好兄弟。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反传销网www.chinafcx.com   叶飘零博客:http://blog.sina.com.cn/ypl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