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络--网络资本运作

叶飘零反传销

 
 
 

日志

 
 
关于我

2006年开始反传销工作,07年1月组建“中国反传销联盟”,时任会长。国内反传销人士中开展异地解救打击传销活动第一人。

网易考拉推荐

感谢我的兄弟叶哥  

2007-06-06 19:50:00|  分类: 劝说解救人际网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谢我的兄弟叶哥
逃避,不一定躲得过;面对,不一定最难过。孤独,不一定不快乐;得到,不一定能长久。失去不一定不再拥有,可能因为某个理由而伤心难过但,我不能做一个无情无意不负责任的男人。我的良心不能让我掩饰事情的真像。这是所以做传销人的不幸,这是所有做传销家人和亲朋好友的痛苦,但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看到这篇述说后,能远离传销,热爱生活。
五月九号与我有四年感情之久的女友被他弟以做收银员的名义骗到了山东省泰安市做传销。在泰安呆了没有几天,她又告诉我,她弟的公司派他到江苏徐州去开拓业务,她也随他弟一起去了江苏徐州。五月二十日我女友跟我打电话,要我去徐州看她,从她的电话中,我能肯定地告诉自己,她就是在那里做传销,因为她在电话中告诉,她们那里的人都对她很好,很亲热。在现在这个社会,我马上就能反应过来,这是传销组织的特点之一,对人和谐热情。后面我又从她口中得知。她在那里是睡地铺,这时更强的理由让我相信,她在那里肯定是做传销。电话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没有同意去看她,并不是因为我不敢去那里,而是因为我那时我没有时间去看她,挂电话后,晚上,我仔细考虑后,我给她发短信,我知道她,我二十五号来徐州看她,当时我女友心里很高兴。我也想趁这个时间来看一下她,到底是不是做传销。我也做好了一些思想工作。如果我女朋友真是在那里做传销,我希望我能带她回上海。从我告诉她我要来看到后的那几天,她每天都跟我发短信,二十四号,我告诉我女朋友,我中午就去买票,这时,她跟我打电话说,她弟弟准备在那里做生意,而且还要组建一个小的电脑网络。因为我是在上海做电脑系统集成的,当时我一听也没有想太多,我就很快的答应了,因为我做那种技术我能很轻松的完成。后来我女友说要我多请几天假,最好是五六天。我又跟我女友说,不需要,我做那技术很快的,再说我也请不到那么长的假。在我女友劝说不用的时间,我女友她弟接过电话又对我说,要我多请几天假,因为他的网络要等我来几天后才建。我后面跟我女友弟弟说,那我可以过几天再来徐州,这样就可以少请几天假了。我女友她弟弟一听说我要过几天再来徐州,就叫我二十五号来算了,到了徐州再说。挂完电话我买到了二十五号前往徐州的火车票。
二十五号上午8:30分我到了徐州邳州市,早早在这里等候的我女友和她弟,马上接到了我。接到我之后,我女友很高兴,一直说我今天很帅,我没有太在意,因为那时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的情况。我女友和她弟接到我后,她们二人拉着我说,去开个会。我一路跟着她们来到了一个条件很不像样的小房间里面,当时房间里已经座满了三十人左右。当时我一看到那个场面。心里就急紧起来,但我又马上放松了,因为我知道我不应该怕什么,我应该想办法,如何才能确救她们。她们二个要把我拉到最前排座下听课,但我执意不肯,后面我就在比较后的一排座下了。这种课堂跟一般的传销课堂没有什么不同,当时上面有一个所谓的培训员在上面上课。下面的人听得情绪非常高,时不时有一阵响亮的鼓掌声。我一看到听到这些我就明白了,这就是典型的传销,当时黑板上清晰地写着“武汉新田网络营销”,那时我就知道了,这就是国家工商总局明文打击的传销组织之一。我当时看了一下我的女友和她弟,发现她们都很得很认真,我在一旁,非常难过的听着。听完课后,我以太饿了为由,离开了那个会堂,我女友和她弟带我来到了,她们的住处。当时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也知道,做传销的十个九个是从地铺开始的。到了她们的处住,一开门我就可以看到有十几双的拖鞋,因为这里住了将近十个人。在客厅的最中间垫了一些泡沫垫子,一个小桌子,几个人就座在垫子上,在垫子上有几副牌和扑克,那是她们最常玩的东西,一般也是用来招待新人的。一般新人来了就是一起玩牌。这时我已经肯定我女友是在做传销了,我也在想如何想办法唤醒她,带她走。我知道,做传销地人说话都是很厉害的,由于我是第一次在传销组织中解救人,所以我也不知道如何劝说。我给定了一个时间,要我女友考虑一下,我想带她走。可是那些人一直说我不讲理,不帮她考察就随便带她走,这样对她不公平,她们一起都要我帮我女友考察五天再说,我知道我说不过她们。为了我自己能顺利离开,我到最后跟我女友吵架了,我女友也没有跟我离开那个火坑,出来后我很难过,我在邳州汽车站我哭了很久,我希望我女友能出现来送我,可是我明明知道不可能,因为做传销的人,什么时候出来都有人跟着的。最终我离开了邳州了,在离开邳州时,我对我女友说过,我一定会救她出来的。到了上海后的我整天没有心情,象失了魂似的,每天上班没有心情。因为我每天都在想如何解救我女友和她弟。这就样每天痛苦地到了星期三,我最终决定要她家里来人,一起去邳州把她们强行带回家。她家同意了,星期四晚上我又踏上了去徐州的列车,与在徐州等候我的她姐夫会合。晚上十点半,我与她姐夫会合了,我们搭了一辆的士前去邳州,一路上我跟她姐夫说了我的想法,和她的情况,最后她姐夫答应我,我女友他一定会想办法带回家的,她弟就很难说了。晚上十二我们到了邳州,到了邳州后我们开了一个房就睡了,准备第二天想办法跟我女友和她弟见面。第二天早上八点,我又见到了我们的女友和她弟,我把她们带上了的士,一起到了我们开的房间,她姐夫开始跟她们做工作,她姐夫从早上到下午从正面和侧面做了很多工作,可是我女友的态度让谁都很难过,因为她中毒实在太深,从她那里我知道,想要带走她,实在是不可能。因为不管我们说什么,她都不相信,还说我是小人是怕死鬼,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也许这是每个被洗脑的人都会说的话。累了一天的我们没有劝她一点动心,这时我已经觉得没有希望了。后来我和她姐夫跟她和她弟说,希望她能回家去看看上年纪的父母,毕竟父母太担心她们了。经过一番亲情的劝说后,我们发现还是没有什么反应,我和她姐无望地离开了邳州,就在汽车快到徐州的时候,她们突想打电话入,要跟我们回家。我们将信将疑地对她们说,我们在徐州汽车站等。一个小时后我女友和她弟出现在了徐州汽车站,但是她们什么也没有带,可以看出她们的心还是没有变,只是回家看看,还要继续来做传销。
回到家后,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由于到家后,我女友她家的所有亲戚都来劝说她,告诉她不要做传销了。我女友一直以为是我在为她打副面,所以她一直在恨我。她不停的打电话给我,说要跟我分手,说我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了,不要在干涉她的私事。而且她把我放在她家的毕业证和其它资料都给撕毁了。我深深地明白了,她虽然回家了,可是她的心还是传销的心,洗脑的心还是没有变。我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六月二日我在网上查询希望能给我女友反洗脑的资料,同是我也想咨询一下国家工商局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女友清醒。在网了找了一天的我,终于发现了中国反传销网,在那里我加入了几个有关武汉新田的群,在群里我与一些兄弟聊天后,发现在能救我女友的人只有一个,就是叶飘零。
晚上我知道了吓哥的电话号码。没有抱任何希望的我,拨通了叶哥的电话。我把我女友的情况给叶哥说了一遍,叶哥语气很沉重地说,他刚刚从外面回来,而且已经说过不再解救了。由于我什么都不知道,对当时听了,就对叶哥说我愿意付给叶哥工资,叶哥听到这句话是非常生气,他对我说要马上挂我电话,而且绝不会来解救我女友了。我一听真的是急了,我忙给叶哥道歉。叶哥才不至于挂电话。从叶哥的口气中我可以感觉得,叶哥在反传解救中是从来不收费,在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叶哥也是一位传销的受者,叶哥的经历真的让我感动。我当时很希望叶哥能接受我给他报酬,我被叶哥的善良所感动,我那时只求叶哥能帮我解救我女友,我们的感情还能不能继续我也不在意了。在与叶哥的交谈中,我感觉到了叶哥的疲惫,叶哥当时告诉他最近身体不太好,而且很久没有回过家了。我当时真的也很难过,叶哥做为传销的受害者,这么多年他的生活也一定经历了许多我们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叶哥现在每天奔东走西,去解救一些从来不相识不相亲的人,叶哥的精神振撼了我。叶哥为了反传花掉了自己的全部积蓄,现在自己却没有一分钱的收入。后来叶哥被我为解救我女友的感情所动摇,叶哥问我女友现在在那里,我告诉叶哥,我女友在现在已经被骗到了家,我告诉了叶哥我女友家的地址,叶哥后面告诉,从他所在的城市到我女友家有很远,就路费也得要好几百,而且没有十全的把握能解救成功,叶哥要我再三考虑清楚。由于我一直在想解救我女友,而且我女友的家人也非常着急,我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只求叶哥一定要帮我,费用我真的不担心。叶哥最后同意了随我一起去我女友家,但是要我一定保证他的人身安全和在他到来之前我女友一定要在家。我都答应了,叶哥告诉我,他愿意明天就出发前往我女友家。我当时真的不敢相信,我感觉自己像在梦幻里一样,好像自己遇见了救星。那天晚上我一夜未眠,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我在想万一后天的解救失败怎么样,我该怎样面对失败结果。我不敢想。第二天我五点就起床了,带着对解救后的幻想我踏上了回家的列车。第三天上午十二点我在火车站接到了叶哥,叶哥与我差不多高,从叶哥身上可以看出,叶哥一路赶来,有点辛苦。接到叶哥后,我们马上上了去我女友家的车,在车上我开始跟叶哥谈我与我女友的一些事情,叶哥告诉我,也不要太担心,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由于我二次去徐州,我跟我女友的关系,已经非常不好,她一看到我就会跟我吵架,为了让她稳定情绪,我把叶哥带到我四姐夫家,准备吃完饭后,到宾馆去开一个房,要我四姐夫把我女友和我女友的弟都带到宾馆去。由于我不能亲自带叶哥去见我女友,吃完饭后,下午一点钟,我要我四姐夫带着叶哥去了宾馆,准备给我女友和她弟做交流。我只能在我四姐夫家等待叶哥的消息。在这段时间里,我真的体量到了什么度日如年,去之前叶哥告诉我,如果不出意外,半小时就可以了。到了下午三点半,我还是没有接到叶哥的信息,我的内心那时真的无法形容,我认为真的完了,就连最后的希望也不能解救我女友,我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正在我内心非常难过的时候,我四姐夫来了,他告诉我已经解决了,那时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但是我没有看到叶哥,我四姐夫告诉我,叶哥去医院打针,我四姐夫带着来到了叶哥打针的医院,叶哥看到我来了,对我说,我女友其实对我还是有情谊的,要我好好珍惜我女友,叶哥说我女友其实内心还是很善良的。我女友被成功解救了,我真的很感激叶哥,叶哥为了解我女友,一路带病前来解救我女友,我跟我女友家的所有亲戚都很感动。现在我女友已经跟我到了上海,我女友的弟弟也清醒了,我女友和她弟都很感谢我,我对她们说,其实你们要感谢的是叶哥和我运气,如果这二个缺少任何一个,可能你们到现在还很痴迷于传销,我对我女友说,你是不幸的,但你又是幸运的。不幸的是你也是被别人骗进传销组织的你也是受害者,幸运的是你遇见了叶哥,你是叶哥最一后一次反传行动的解救者,因为叶哥对我说,他要退了不想再出来解救了。第二天我跟我女友都去送叶哥了,临分别时,我对叶哥说,当你感到身心真的很疲惫时就果断的退吧,因为在没有国家支持和社会赞助的时候,真的是想做而力不从心。如果你真的放不下,你的内心真的无法平静,就不要管别人怎么看待你,能走多远走多远吧,不管你怎么决择都是对的,我支持你叶哥。当我看到叶哥远去的身影时我真的理解了叶哥内心,在文章的最后,我想对叶哥说,不管你怎么看我,我都不会怪你。我真的很想交你这个兄弟。不管以后怎么样,我都会记住你,因为在我心中你就是我兄弟。
我是湖南娄底人,如果大家想跟我交流可以加我QQ:252984060 或发邮件到:rochesun@sohu.com
我非常高兴与大家一起交流。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反传销网www.chinafcx.com   叶飘零博客:http://blog.sina.com.cn/ypl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