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络--网络资本运作

叶飘零反传销

 
 
 

日志

 
 
关于我

2006年开始反传销工作,07年1月组建“中国反传销联盟”,时任会长。国内反传销人士中开展异地解救打击传销活动第一人。

网易考拉推荐

反传我还能走多远!  

2007-05-18 18:18:00|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传我还能走多远!

    我是一个大学生,曾经做过传销,深知传销危害性。传销对我的打击可以说是灾难性的,失去了亲情、爱情、诚信。当我离开传销后,背景离乡,开始了流浪的生活。

    2006年七月份,我在网上看到了一篇文章,是一个传销份子留下的,我就感叹,为什么到现在为止,还有那些多人从事非法传销。于是我写了一篇关于传销内幕的一篇文章,放到百度帖吧里!留下了自己的QQ号。没想到一个月之后,当我打开QQ号时,信息不停的跳动,我数了一下,大约两百多个人加我。每天当我打开QQ号,都有大量的求助者和传销人员来找我咨询一些关于传销的内幕。九月的一天,我刚刚吃过饭,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小姑娘在电话里说了三句话后,泣不成声,一直在电话里哭整整半个多小时,无论我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他的男友从事了武汉新田非法传销组织,她很爱他,希望我能帮帮他。

   我在他面前发誓,一定要尽全力帮助他,劝说他的男友离开传销。那时我还没有开始反传,她留下了他男友的电话号码,于是我开始说服。可惜的是没有成功。他男友属于顽固份子,彻底被“洗脑”。从那开始我每天都和那个小姑娘聊天。这个小姑娘就是最后成为我反传路上最重要的帮手卷毛比雄,为了她,我曾冒着生命危险四次去宿迁,没有打掉他男友的传销组织。是我打击传销团队中唯一的一件憾事。

   从那以后我开通了博客,开始了反传工作,经过一个月的努力,叶飘零名气越来越大,来自各地的反传志士加入了我的行业,并成立了以叶飘零命名的反传销联盟。我解救过的朋友,为我们免费开了一个论坛,而我的学生也越来越多象凌云、天道、王冲、狼在天涯、易辰、见证等在反传的道路上一起并肩作战,他们也给我很多的帮助。

   解救人、打击传销团队。成了我们每天的工作,我们以兄妹相称。从那以后,叶飘零反传销组织由最初三个群一直增加到十九个群。解救人数越来越多,那段时光我真的很怀念。我也专门写了篇文章《怀念我的战友》。

   2007年春节过后,我到了山东、安徽、河南、江苏解救被骗传销人员,半个月后,我回到了家里,当我打开电脑后,发现叶飘零组织群人去楼空,当年的战友悄悄的离开了,为了不让我伤心,没有留下一句话,失落感顿时涌上心头。我何尝不想过自己平淡的生活,可是那些被传销毒害的人们,他们怎么办。我不是求世主,我只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解救每一个人。

   我犹豫很久,是不是应该退出了。“求求你,叶哥救救我的家人吧!”每当k听到这些恳求的话,面对那些求助者,面对那些把我当成“神”的求助者,我是他们唯一的希望,我不能退,因为社会需要有我这样的人存在。陌生人一个电话,我可以跑二千公里去解救他们的亲人,我应该继续反下去,继续帮助那些求助者。可是人间的冷暖,让我很伤心,当年我成功解救一百多淄博人,年后我去山东淄博解救四个大学生的时候,我在淄博汽车站打了将近两个小时的电话,没有一个我曾经解救的人愿意见我。还有些人说出不来的理由时,我真的接受不了。有些人来了以后,见了我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这些是为什么?他们也许以为,见我需要花钱,有危险。其实我从来不让别人花一分钱。到最后终于有一个小姑娘愿意帮助我,带我们熟悉环境,陪我们一起去解救人,这个小姑娘在网上才与我聊了不到一个月。当年那些求助者在网上求助的时候,我把他们当亲人一样,一个电话,我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去解救他们的亲人,没路费我借给他们。这个社会怎么了?
  
   想到这里我真的想退出,但已经不可能了,我已经把这个当成了事业。每当我成功帮助求助者解救他们的亲人恋人时,看着他们开心的样子,被别人当成救命恩人的那种自豪感,幸福感,是我今生最大的兴事,就是因为这种感觉,是推动我从事反传工作的最大的动力。我拿出自己最后的积蓄,印了几百本《揭穿非法传销美丽的谎言》反洗脑资料,剩下的钱准备到南方开一个反传工作室。

   临走前,我回到了四年没有回过的家乡,看看我年迈有病的父亲,一个最疼我,日夜思念我的母亲,他们在家里靠着低保吃饭,家里的房子已经破旧不堪,每逢大雨,家里到处都是盆,生活清苦。当我的父亲看到我的时候,泪水从他沧桑的脸上,轻轻的滑落。他转过身去,偷偷的擦掉脸上的泪水,然后笑着对我说:“回来了”,我应了一声。母亲这时也从厨房出来,看着我一言不发,眼泪不停的流,抽泣着对我说,你终于回来了。进了房门我拿出二万块钱塞进了他们的手里,告诉他们把房子修修。母亲拿着这些钱,哭着对我说,这些钱妈妈一分都不花,给你娶媳妇用。母亲给我做了我最爱吃的扣肉。吃完饭母亲送我到了车站,走路都不稳的父亲也随后到来,拉住我的手说:“三啊!你都28岁了,我还能活几年,你能不能成个家,不要再四处飘流,让我们再为你担心了。”也许在车站,也许太爱面子,我点了点头,我让他们回去了。我坐在车上,看着父亲、母亲还在雨地里看着我,我在也控制不住自己,泪水奔流而下。车子缓缓开动了,我又离开了自己的家乡,这次离开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归。但我知道如果他们知道真相的话,也会为我感动高兴,因为他们的儿子做的是一件伟大而光荣的事业。
   到了南方,身上没有太多了钱,于是我找到我曾经解救的朋友,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他们,也许他们是痛恨传销,他们不愿意更多的人再重蹈覆辙,于是他们借给我四万元和我一起开了一个反传工作室。

  我们开设了反传工作室和中国反传销网站。开始我们每天的工作,在网上接待求助者,电话劝说那些传销顽固份子。我们工作的很辛苦,我的两个学生每天早上八点钟上网,一直到凌晨一点多,南方的消费很高,为了省钱,我们只吃两顿饭,为了帮助传销人员找工作,我们每天都出去联系职业介绍所从来不坐车。当我们知道李旭和吴俊要来我这里,我向朋友借了两千块钱,分别给李旭和吴俊汇了几百块钱,考虑他们很困难没钱买车票。在南方生活节奏很快,处处都是商机,我的学生劝我不要反传,不如做点小生意,我也有这样的想法,看看当地人开宝马、奔驰。做为一个男人,哪个不眼红。看看我们每天泡在网上,感觉浪费时光。

   还有一些求助者,一分钟不回复他们的信息,就开始埋怨我们,说我们态度不好,说三道四。你们知道吗?我一天要接待来自全国各地上百名的求助者,不是每一条信息都能回复的那么快。更有一些传销顽固份子辱骂,扬言报复我们,这些大家能理解吗?我们是公益事业,我们在用热情与你们交流,帮助你们解救和劝说你们的亲人远离传销。而你们却对我们公开谩骂,不理解我们。你们知道吗?我们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没有睡过一个踏实觉,我告诉你们,我有一个月没有洗过澡。这些你们能相信吗?我们一个月的电费加上电话费就高达一千六百多块,请你们理解我们这些反传志愿者,当你们的亲人回到你们身边时,我们只是希望得到一句感激之言。我们别无所求,由于资金困难,我们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我的学生凌云告诉我他每天只吃两个馒头,听到这里我心里很难受,他当初是一个大学生,被我带进来反传的队伍中来,真的对不起他。我出去解救人,从来不收一分钱,包括路费也不要,万一我们解救失败,怎么面对他们,怎么面对他们拿出来的钱。我们通过商量决定,在网上开始募捐,向社会呼吁,却有人说我们骗钱。很多求助者大多数是弱势群体,家里比较困难,还有些大学生,还有离开传销后希望我们再去解救他们伙伴和亲人的求助人,他们已经捉襟见肘,就是他们想赞助我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也许你不是求助者,也许你没有受过传销的伤害,你们那里知道那些求助者在电话、QQ上苦苦哀求的言语。当几十个大学生同时向你求助时,当一个女儿为了解救他的父亲,知道我们困难,恳求我们帮助,愿暂时放弃学业出去打工赚钱,来赞助我们解救的路费时。那我请问你们,你们哪一个人能做到我们这样,放弃自己的理想和人生的追求,以反传为事业,家人不理解我们,你们难道
不能理解我们吗?请你们尊重我们,请理解我们,难道你们真的想让叶飘零消失在反传的道路上,消失在网络中吗?那些我曾经解救的好朋友们,跟我一起反传的战友们,委屈和痛苦难道只能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吗?我也是一个男人,我也要尊严,我也有爱,我也想成个家,也想过平淡的生活。也许你们会说我傻,说我笨。但我只是想让更多的人远离传销的侵害,能够幸福、快乐的生活。
   对于那些求助者,那些视我们为唯一希望,唯一可以信赖的人们,我只能说声抱歉。对于反传我已经放弃了太多的东西,我已经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了,请你们原谅我,想想曾经立下了的豪言壮志,我愧疚难当。反传之路我还能坚持多久,还能走多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反传销网www.chinafcx.com   叶飘零博客:http://blog.sina.com.cn/ypl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