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络--网络资本运作

叶飘零反传销

 
 
 

日志

 
 
关于我

2006年开始反传销工作,07年1月组建“中国反传销联盟”,时任会长。国内反传销人士中开展异地解救打击传销活动第一人。

网易考拉推荐

山东之行  

2007-05-11 18:01:00|  分类: 劝说解救人际网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前一个月,我接到了大量的求助信息。有的是亲人、有的是恋人、于是我决定年后开展一次解救活动。

山东之行 - 叶飘零反传销 -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三商法-五级三阶制

 

 大年初八我和两名反传志愿者、胡兵(匿名)、刘星(匿名)踏上了济南的火车开始我们山东之行。

  初九凌晨一点半我们到达了历史名城济南展现眼前的是现代化的都市。兴奋的心情忘记旅途的疲劳。我们到了山站口,济南的反传志愿者陈星(匿名)带着她的女友早就在出站口等着我们,让我们很感动。陈星带着我们来到了一家宾馆。由于时间太晚陈星明天早上七点还要上班,他带着女友先回去了。

  初九,早上八点钟我们准备去见一个求助者唐艳(匿名)。她的母亲在山东莱阳从事武汉新田非法传销。就在这个时候唐艳打来电话告诉我她家人已经放弃拯救她的母亲。我心里很难过,我告诉她我能和她的家人见见面吗?唐艳同意了。

  半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她的家里,进了门,看到的是凌乱的客厅、一个中年男人呆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感觉一点温欣感都没有。那个中年男人看到我们,微笑着与我们握手他就是唐艳的父亲。我们交谈以后,我才知道唐艳的妈妈性格很要强,在家里说一不二。她父亲根本说服不了她的母亲,她妈妈刚刚从事新田传销级别很低,属于顽固份子。家里的人已经放弃对她的拯救。在我们的劝说下,她的父亲决定最后一次去到莱阳和她再谈最后一次,只要尽力就可以了,无论她以后走上什么样的道路,我们已经尽力了。我和她父亲说好,让他先去莱阳在那里等着我们,把他唐艳的母亲带出来。明天下午我们在莱阳见面。因为我们下午要去淄博去说服三个大学生。

  中午我们在一家饭店简单了吃了一顿饭,临走时看着她父亲脸上的无奈,我心里很难受。希望去莱阳有一个好的结果。吃完饭我们坐上了淄博的汽车。

山东之行 - 叶飘零反传销 -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三商法-五级三阶制

 下午三点钟我来到了淄博。淄博,山东最大的工业城市。当年淄博也是武汉新田非法传销的“温床”,2004年,从淄博遣送回家的传销人员就达到了十几万。杨义勇也是因为“淄博案发”最终被捕入狱。

  淄博是我解救人数最多的一个城市,但我没有来过这个城市,非常陌生。我在网上约好去见几个传销人员。为了安全,于是我打电话联系我曾经解救过的人,让他们来接我。但让我很遗憾是,曾经解救过的很多人几乎都不愿意来见我,有的说下午要陪朋友去找工作。有的说现在很忙不能过去。很多人都是我亲自去解救他们的亲人,还有个人见了我,我让他等我一下,带我去淄博逛逛,陪我去解救几个大学生,可悲的是几秒钟的时间,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其实他们有很多人都是认为接待我要花钱。其实他们的想法是错误的。我了解他们刚从传销窝里出来没有经济来源,我们这一次出去都是自费的我们请人吃饭住宿都是我们消费。人间的冷暖让我感到悲哀。还好我联系到了一个我们群里的小姑娘娃娃(网名),她愿意来陪我去解救人。我非常欣慰一个小姑娘连面都没有见过都愿来帮助我,那些很多我解救的人,很多我的朋友都在躲避我。哎!!!!!!

  五点钟,我在汽车站的宾馆开了一个钟点房我与几个传销人员见了面,其中有一个是外地的。他们都是大学生,还有两个是在校的。经达一个小时的交淡,沟通。他们认清了武汉新田非法传销的真实面目,决定离开非法传销从新上学,开始新的生活。

  晚上七点钟,我请了娃娃和那几个大学生吃了一顿饭。吃完饭娃娃回家了,我带着那个外地的大学生,来到了浴场,我们决定在这里住一晚。明天我们去莱阳。

  晚上十点钟。下午,其中本地的一个大学生,他带着他的上线来见我,希望我能说服他,我从浴场穿好衣服,陪着他去见了他的上线,半个小时的交淡,他的上线也认识到了危害性,愿意离开那里,回到学校继续上学。这几个大学生,想让我再去解救他们的亲人,但我能力有限,我不能帮助他们。我教给他们一些方法,让他们自己去说服自己的亲人。

  初十早上八点,我接到一个电话,也是经常上网和我聊天的一个网友小军(匿名),我曾经也帮助过他说服他的女友。但在网上没有成功。他想和我见见面。困为我答应唐艳今天去莱阳去说服她的母亲。必须抓紧时间。临时决定在淄博火车站见面。

  九点我送别了这个大学生。临走时他告诉我,他的表妹还在河北从事非法传销,不知道怎么和她说,我答应他把我的手机号给他。以后我会尽力帮助他。这个大学生心里非常难过的说:“叶哥,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你救了我和我的同学,真不想离开你,谢谢你!”我笑笑说:“以后生活和事业当中遇到任何困难都来找叶哥,我会尽全力帮助你的。”大学生流着热泪说出了“再见!”。看着他远离的背影,祝愿他一生幸福,平安。希望更多的大学生远离传销的毒害早日重返校园!

  九点半在淄博火车站,我见到了小军,虽然第一次见面,感觉这个小伙子带着一副眼睛、很帅、很阳光。我问她:“你的女友现在怎么样了,你们之间还有联系吗?”他告诉我早就分手了,现在不联系了。我非常挽惜。他很难受的说:“叶哥,不提这些事情了。”他送我进了淄博火车站候车室。我说:“能联系上你的女友吗?”。他很快打通了电话,告诉我已经通了。我拿过电话和他女友聊了一会,我问她:“现在还好吗?离开“团队”了吗?我以前在网上态度不好,请你太原谅我!我和你的男友在一起呢!”她说:“小军,已经不是她的男友了!叶哥,我不怪你,下次,再来淄博时,我请你吃饭!”。我苦笑两声挂了电话,我心里很难受。看着小军急切的眼神,我没有告诉他,他女友和我说的话。我看着小军我问他:“你还爱他吗?”。小军的眼里充满了泪水,点了点头。我能感觉他此刻的心情。我说:“叶哥,陪你去看看她,希望能让你们能破镜重圆,可以吗?”他非常高兴的答应了。

经过半个小时行程到了一个小镇。小军把我们安排在了一个饭店,打电话让她女友过来见我们。一会他女友来了,很开朗活

的小姑娘,我们聊的很开心。我们聊的很多曾经、现在、以后。也谈到了她和小军之间的一些感情问题。感动不能代表爱!哎!!!!!她说,她们之间可以做最好的朋友,恋人已经不可能了!听到这句话,我猛喝了一口酒。她告诉我以前她在团队的事情。当初她还是培训员的时候,我经常和她聊天,劝她离开。可惜她没有听我的,进了代明白了一切然后无奈的退出。我告诉她如果当初听我,现在怎么可能走上这一条路!她女友一脸的后悔、无奈。这个时候小军对我一个劲的摆手,我很郁闷。

  吃完饭小军把我们送上了车。我告诉他,找个机会和你的女友好好聊聊,也许成为朋友。我们坐上开往淄博的汽车。没到十分钟小军坐了一辆的士追了上来,和我们座上同一辆的共交车。小军告诉我,她女友在饭店里说的话,百分之八十是谎言。我惊讶的看着她。我问他:“以前她是这样吗?”。小军回答我:“不,她以前很诚实从来不说谎的!”。我感叹的说:“新田害了她!”。这个时候才明白,他在饭店为什么向我摆手。

  二点钟我们来到了淄博,小军把我们送上了去莱阳的车。我告诉他,你应该好好和你的女友聊聊,因为你还爱着她,其实她内心很痛苦要理解她。她也是一个受害者,她进入了B级以后离开团队,后来解散团队,她也算是一个好人。小军点点头。和小军分别后,我的内心愧疚难当。对不起,叶哥没有尽力的帮你。劝说你的女友回到你的身边。感情的事情谁能说的清!

  二点四十分我们坐上了去莱阳的车。

山东之行 - 叶飘零反传销 -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三商法-五级三阶制

晚上七点我们来到了莱阳汽车站,让我们大吃一惊,在汽车站大约有五百多传销人员在接站。场面很“壮观”。我和唐艳的父亲联系好,让他带着唐艳的母亲在一家饭店见面。由于太晚了我们在这里没有朋友,我有一点害怕和担心。过了半个小时唐的父亲和母亲还有一个人。(这个人是唐母亲的上线,级别是大培)与我们见了面。我们选择了在一家饭店。我们在饭店聊了一会,唐的母亲非常顽固,一直在和我们吵,脾气很差,难以沟通。认为我们说的是假新田,她做的是真新田,还问我要看产品,真是可笑之极。我告诉她,我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花几百块钱,几个小时来到你这里,希望你的态度能好一点,我不是来慰问你的,是因为你的家人,求助我们来说服你离开传销的。你以为你是谁呀!那个大培比较冷静,还不断的劝说唐的母亲冷静。这个时候那个大培突然跑了出去接了几个电话。然后又打了几个电话,这个时候,为了大家的安全我决定离开。而那个大培被我们说的已经消极了。他说:“我把手机关了,可以吗?”我立即站起来回答他:“对不起,我们要走了,希望你们用时间去证明我今晚所说的一切。希望你们一路走好”!这个时候那个大培问我要我的联系方式,我笑笑对他说:“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要,如果你有良心的话,就不要继续骗你的下线,告诉她你所知道的一切”。短短的十五分钟的交流,为了我们自身安全。我们匆匆的离开了。我们来到了火车站,那时我心里很难过。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唐艳,向她表示深深的歉意 叶哥已经尽力说服你的母亲,由于时间和安全的问题,真的对不起你,没有好好和你的母亲聊聊!我告诉了她层层的内幕,但她根本没有听,也许有些人必须要走这一步,没有任何人能够解救她,希望她进培,能醒悟吧!对不起!唐艳说:没关系,她太倔强了!

  连夜我们打的来到了莱西去见一个传销人员,这个传销人员是我们组织群里网友的前男友,约好和我们见面的。但到了莱西他不愿意出来见我。我很失望!于是我们到了莱西火车站,准备去淄博,莱西火站很小,没有到淄博的火车票了。于是我编了一个谎言,告诉那里值夜班的工作人员。“我们三个人是被人骗到莱西做传销的,我们现在逃了出来,传销的组织者在找我们,能不能让我们进站,先上车再补票”。那个工作人员听了我们的述说,他答应了。但有一个小小的条件,我让胡兵买了两包烟送给了他,他很守信用,把我们送进了站台。半个小时后一辆开往淄博的火车缓缓的驶进了站台,我们又回到了淄博!

 初十一早上七点,我们到了淄博,我们坐上了去东营的大巴,我们要在东营去看看我曾经说服解救的朋友,还有我们组织群里的朋友。

山东之行 - 叶飘零反传销 -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三商法-五级三阶制

山东之行 - 叶飘零反传销 -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三商法-五级三阶制

 十点我们到了东营汽车站,我曾经在网站说服的两个朋友接见了我们。他们很激动,没想到我就是叶飘零。我问他们:“我和想像中是否不一样”。他们说感觉比较年轻。我开心的笑笑。

我们来到了一家酒店,我们询问了他们现在的生活。我告诉他们以后做任何事情,不要抱有侥幸心里,脚踏实地的工作,面对现实生活实现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这时候我打电话让我们组织群里的两个反传志愿者过来一起吃饭。一段时间后飘零落叶(网名)、卷毛(网名)来了。卷毛是一个小姑娘,他的前男友也在从事武汉新田,我们经常视频聊天彼此非常熟悉。当她推开门的一刹那,我惊呆了,我不敢相信,在我眼前是我经常视频的卷毛,满脸憔悴、头发凌乱。自从她进门到离开餐厅,我不敢正面的注视她。我们来到了东营广场。我对卷毛说:你男友在家吗?即然我来了能不能让叶哥和他聊聊,努力把他解救出来。卷毛说:不必了,我已经死心了!。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他告诉我她男友哥哥的手机号,让我联系他哥哥,希望他哥哥能帮助我们找到她男友或者带着我去和他弟弟见见面。卷毛前男友的哥哥在电话里告诉我,他弟弟已经很久没能联系家里人了,并且过年都没有回家手机号换了。哎!!我告诉卷毛,只要尽力就好了,他注定要走这一步!卷毛无奈的看看我。我们在广场聊了很久。

山东之行 - 叶飘零反传销 -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三商法-五级三阶制

 

下午五点钟卷毛和飘零落叶送我到了车站,我坐在大巴上看着卷毛,泪水挂满了眼眶。我无法用语言来形象当时的心情。去年9月份我接到一个小姑娘的电话,在电话里整整哭了半个多小时,我在他面前发誓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去解救你的男友,为了她我四次去江苏宿迁,冒着生命危险,没有打掉他男友的团队,成功解救他的男友。而这个小姑娘一直陪着我、帮助我、支持我在反传的道路上与我并肩做战。我解救了很多人,就是解救不了自己最好朋友的男友,这个小姑娘就是卷毛。心里真难受,感觉真对不起她............

 

晚上八点我们来到了省城济南,坐上了开往杭州的大巴,去完成另一项解救任务...............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反传销网www.chinafcx.com   叶飘零博客:http://blog.sina.com.cn/ypl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