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络--网络资本运作

叶飘零反传销

 
 
 

日志

 
 
关于我

2006年开始反传销工作,07年1月组建“中国反传销联盟”,时任会长。国内反传销人士中开展异地解救打击传销活动第一人。

网易考拉推荐

经济邪教:非法传销(7)  

2006-09-30 13:09:00|  分类: 打击传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方面农村与城市贫困人口基数过大、社会福利保障制度跟不上改革开放的速度,另一方面社会对财富的推崇到了50年来无以复加的程度,报章电视上刘永好之类快速成长的富翁的音容笑貌一再刺激着穷人们一夜致富的心。当挣快钱的情绪在整个社会弥漫积累到今天,传销的出现似乎是转型中国难以避免的病症。“一日之间暴富、从此出人头地”的梦望,是传销客思想上的原动力及支持他们“奋斗到底”的动力所在。

  一首在传销客中传唱的歌名为《出人头地》的歌曲,有这样一段歌词:二十几年的生活让我悟出一个道理,人在没钱的时候,谁都瞧不起。想想我的父母,辛辛苦苦把我们养育,为了我们长大以后,越来越有出息。

  派出所卖证和权力的寻租及保护

  2001年7月20日下午,一个在安徽马鞍山市采访的记者,调查了派出所放纵传销、利用权力寻租牟利的惊人事实。

  据人民网2001年8月1日报道,驻扎在马鞍山市红东村的“得利”是一个恶名远播的跨省特大非法传销组织。参与传销的绝大多数外来传销客都在当地的霍里派出所办理了暂住证。据一个传销客说,派出所还将办证大权交给了传销组织的头头,传销客把钱交到头头那儿和交到派出所一个样。一位丁姓警员声称,传销头头“在下面代表我们派出所”。

  丁还开门见山地告诉传销客,“前几届传销的人,都是在我这儿办的证,你不办证,我马上带人把你的窝端掉。”“你们搞传销名声不好,工商打击你们,我们没办法!你们搞传销要守法,不要闹事!”

  如果把工商和公安当作打击非法传销的两只眼睛,那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打击,又能取得什么样的效果?

  好在在工商和公安两只眼睛外,还有传媒的第三只眼。纵览各地报章和电视,很多非法传销是记者暗访发现的。2002年3月28日,重庆方面立案侦察的一起涉嫌传销案件,就是重庆晨报记者卧底5天,取得有力证据的结果。

  马鞍山市最终端掉传销老巢,带路的也是记者。

  据悉,传销活动对于媒体的记者特别提防,有的传销窝点对新来者,还要专门上一节如何对付记者的课。

  很多传销之所以害怕第三只眼,并非因为另外两只眼睛不亮,从我亲身采访的传销案例来看,另外两只眼睛容易“搞掂”是他们不太在乎的原因之一。

  不少地方的非法传销组织者和策划者是当地赫赫有名的私营企业主,在地方上人脉纵横,极少数人上可与地方政界要人觥筹交错,下可对基层工商公安一般干警吆三喝四。

  在江西倍受各方关注的“传销大王”欧阳效芳就是这般人物。1999年11月之后一年多的时间内,他以传销方式行骗云南9个地州,骗取15000多人9000多万元。他在江西不仅有上亿元的资产,头上还戴有江西省第七、第八届(现任)政协委员、江西省工商联副会长、江西省“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江西省赣南帝龙生物有限公司董事长、江西赣州金达康集团公司董事长等光环,可谓政治上光彩夺目,经济上腰缠万贯,关系网繁复密结,社会背景十分了得!

  一位和欧阳效芳打过多年交道的中央新闻单位驻地方记者说,“他是于都县的纳税大户,年交纳税收500多万,一般的执法机关哪里敢轻易动他?”

  这样的揣测虽然难以验证,但这样的土壤的确存在。当下社会上的一些人对非法传销的危害性认识不足。在以下三种情况下,一些地方要人或熟视无睹,或姑息迁就,甚至当执法部门查处时还打招呼或直接出面干涉:

  片面地认为培育一个企业或引进一个企业到当地建设不容易;

  外地传销人员来当地吃住消费,可以促进第三产业的发展;

  一些组织传销活动的私营企业主曾在地方领导的支持下向银行大量举债,而后经营业绩下滑,还贷无望。

  有研究者坦言,无论是基层派出所寻租,还是地方政府放纵传销,都是转型中国正在努力抛弃的鲜明特征。

  法律规章的滞后

  2002年4月12日,一赖姓特大“老鼠会”头目,被北海市海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

  他的12名“事业伙伴”也分别被判入狱1年2个月至2年不等。

  罪名:“非法经营罪”。他们的涉案金额14338万元,获利730余万元。

  此前3个月零13天,一陈姓“老鼠会”头目,被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

  罪名:非法经营罪。陈和另一头目的涉案金额260多万元。

  比较而言,后者无论是金额还是性质都不足以和前者相提并论,但后者坐监的时间和前者一样长。

  法学专家认为,这里并没有任何徇私枉法的情况存在。出现差异的原因在于中国对非法传销的刑罚不够完善,司法机关难以掌握。

  非法传销虽然做恶多端,普遍存在,但首次获罪还是2000年10月,此前多数只是由工商部门行政处罚了事。

  2000年10月20日,崔松林等3名非法传销组织者被长春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处非法经营罪。开始,长春市警方以涉嫌诈骗对崔松林等3人实施了逮捕,但从事非法传销的人员没有定罪的先例,所以,有罪还是无罪难以确认。而后,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向法院提起公诉。但法院及一些律师却认为,崔松林等人的行为不应构成犯罪。长春检方请法学专家进行论证,同时在全检察院范围内开展研讨。最后认定,崔松林等人的行为损害广大群众利益,情节恶劣,已经触犯了刑法,并于9月份以非法经营罪再次起诉。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反传销网www.chinafcx.com   叶飘零博客:http://blog.sina.com.cn/ypl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