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反传销网-人际网络--网络资本运作

叶飘零反传销

 
 
 

日志

 
 
关于我

2006年开始反传销工作,07年1月组建“中国反传销联盟”,时任会长。国内反传销人士中开展异地解救打击传销活动第一人。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一个朋友的侵诉  

2006-09-02 17:50:00|  分类: 人际网络非法传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传销,我拿你无可奈何了吗?

我叫陈春雷,现年37岁,贵州遵义人,离异后于今年 2月来到北京发展,在一家餐饮公司做招商工作。在公司里,慢慢的我和一个女同事产生了好感 。
    通过交流和了解,我们相爱了。她是吉林长春人,从小被人抱养,后来养父母有了自己的孩子,从此苦日子就来到了她的身边。

  所以,她很早就来了北京漂流,也有过短暂的婚姻,吃了不少苦头。因为自己是一个命苦的人,她对这个社会怀有一颗仁慈的心地。
    曾听她从前的同事聊过,她有一天看到宿舍旁边的马路上有在街头的露宿的老汉因为没有被子而冷得发抖,她毫不犹豫的就回到宿舍把自己的被褥送给了那个老汉。结果是自己因受冻而病倒了三天。通过这事我对她的情感也有了升华。
    她爱我爱得非常投入,我做的一切都让她那么的欣赏,那么的陶醉。甘愿为我做一切,对我也是无微不至的关心。我也是同样的回应。虽然生活清苦,但我们都感觉到了莫大的幸福。我们约定在今年十一月份回到贵州结婚。 
   后来,因为其它原因,我们离开那家公司,用打工存下的钱在北京六里桥开了一个小商店。我们在一起生活了,是那么的幸福。我和她都在心里暗暗发誓,要和对方相守到老,相濡以沫。
   6月初的时候,她一个北京的朋友,是个画油画的,叫韩学军,从山东烟台打来电话,说他在一家外资服装公司任职,也是股东之一,因公司业务扩展需要人员,待遇很好,邀她过去她共同发展。
   当时她就婉拒了,说了我们的情况,说我们非常相爱,她不能和我分开,愿意就在北京和我相依为命,也坚信我们可以把日子过好起来。
对方说机会很难得,反正公司也差人,并向她问了我的学历及工作经历,就表示可以考虑给我安排工作。建议她先去看一看,再做决定。
    在对方的一再邀约下,我们感觉到有些盛情难却了,经过商量,决定她先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就一同过去发展。就这样,6月9日,自从在一起后从来没有分开过的我们,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她满眼泪水的踏上了山东之行。
   五天过后,她喜形于色的从烟台回来了。对我说:这是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商务部设在烟台的一个秘密试点公司。出于对公司员工素质和人品的考虑,一般都不对外宣传。所做的项目都是利国,利民,利已的事。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问她到底是做什么的,她只是笑,满怀爱意的对我说,因为工作的秘密性,现在还不能对我说。只是为了我,才回到北京来接我,一起共赴美好的前程。
    我们是那么的相爱,我想她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可能是工作的特殊性不能让她多说吧,我去了再了解也不迟啊。
    于是我们转让了小店,带上几千元的积蓄踏上了山东之行。
    6月22号早上,我们到达了烟台,两个很客气的北京人来接的我们,她给我一一作了介绍,当时那两人说了,今后到了公司工作会很忙的,今天先好好玩玩。就带着我和她在美丽的海边一直到了傍晚,才把我们带回住处。
   来到他们所说的公司宿舍,进门后就有很多的人并列成两排非常热情的和我握手,大多是北京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
    地上全是打的地铺。当时我就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会不会是非法传销啊?但由于刚到,也不好多问,吃完饭后,她的好朋友(在这里称韩)对她说:你们的钱要收好啊,这里是宿舍,不要弄丢了。我来帮你们保管吧,因为这个人是她非常要好的朋友。她在征求我的意见后,就从我身上将钱包交到他的手上。八点钟刚到,这些人就全部都开始睡觉了,男生一间,女生一间,我也带着疑问和疲劳睡了。
   第二天早上5点钟,我醒来时看到宿舍的人都起来了,韩对我说:陈,我把你的手机收好了,上班的时候不能打电话的,我们去公司看看好吗?当时我就有些不快,但也不好多说。
    我们去了,来了一幢楼里,我们进了一个像会议室的大房间,里面已经有了大概二百多人,很多人都像前一天一样和我热情的握手,房间里有一黑板,上书:“生意介绍会”。
    我证实了自己前一天的感觉,耐着性子坐下来听,这就是国家明令打击的“武汉新田”非法传销,我不露声色的听,一边观察她,她听得是那么的投入,眼里充满了希望,课堂上讲了:这是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商务部设在烟台的一个秘密试点公司。他们做的是“人际网络营销”,而不是传销。今后的发展前景是每月工资23。8万元,典型的金字塔形式,和他们的“五级三阶制,使我心里全然不相信这样的谎言,并意识到了她在上次来的时候已经被这些人洗脑了。危机在心里迅速蔓延开来。
     我想慢慢来,不要慌,在这些人虚伪的关心和寸步不离照料下,我坚持听了两天,提出来我要和她单独呆会,意思是告诉她这事全是谎言,千万不能做,可是她却说,公司有制度,新人是不能单独呆在一起的,恐怕领导同不同意,我一下就火了,但却毫无办法,只好向韩的上级齐请示,但人家不同意,让我们就在屋里谈,并很无赖的就坐在我们身边。
   我也不管了,索性就谈开,我就是1998年以前辈的传销人员,而且还做到了不小的级别,这个行业害了不少的人倾害荡产,妻离子散,非法传销是不能做的,我们不做,并且和他们展开了辩论,到后来,由于我的一些经验和说辞他们说不通后,就不再说了,只是故作神秘地让我继续听课。
   当时我想,我就和你们玩吧,反正我不加入,在北京的时候她是什么都听我的,也不许她加入。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发现我的烟没有了,我就问她要钱买烟,她说她那里也没有钱,都在韩那儿。于是我就向韩要钱买烟,韩却说你不能去买,我们去给你买来。我意识到我们是被限制了自由。很生气。
   于是,我就找机会趁韩上卫生间不注意的时候我跑了,但我也不能丢下她呀,我去了烟台市牟平区工商局进行举报,工商局当时很重视,马上和当地公安联系,在我的引路下,一举端了窝点,我想我这样做,是解救了多少上当受骗的人啊,做了一件大好事。
   可是我发现我想错了,她已经完全被洗脑了,认为人家给了我们一个大好的机会,我这样对人家是恩将仇报。当时我没有时间和她细说,就问她我们的钱在哪,韩在公安的追问下说:因为端了窝点,也找不出来了。公安和工商在我的请求下给她讲解道理和事情的真相,她当时好像有些醒悟了。同意和我回京。因为找不着钱,我心急说钱不要了。我只要人不再上当受骗就行。这时公安从他们的住处里搜出了少许的钱,让我们走,我想我们有了路费,就走吧。
   于是我和她来到了火车站,刚刚买好火车票,被放了的传销团伙追来了,把我们团团围住,那些人对她说:怎么样,我们没事吧,要是国家不允许做的话,怎么会把我们放了呢,你男朋友品德有问题,人品低下,没有事业心,做为朋友,他们不能让她和我在一起,几个人扭住我问她怎么办?
   我大喊着说:你们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丢下她不管的。并且我对那些人动了手。那些人非常狡猾,只是拉住我,不让我打。
    看到这种情况,她有些生气了,对我说:人家说得有道理,要是真不允许做的话,怎么会放了他们呢?你太不沉着,都这样做了,给人家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人家都没动手打我,所以她相信他们说的话,并说我的境界需要提高。她要留下!
    我如五雷轰顶,大呼警察,可是晚了,人家把她簇拥着,在她痛哭涕流的的状态下上了出租车,不见了踪影。我心都碎了。
    我又报了警,但人家说这次是她自愿留下的,人家管不了。带着伤痛我回到了北京。
   我想到了我的包里有她的通讯录,只要她干,就要邀约别人,到时我就可以通过她邀约的人找到她了,于是我和她在北京的朋友们联系了,讲了情况,和他们说了我的用意,请他们配合我,意在先稳住她,再找机会将她拉出来。 
    可是不一会儿,她打来了电话,用从来没有过的口气骂我王八蛋,人品低下,害了她在北京的朋友,把人家大好的机会都给堵死了。原来她给人家打电话,由于她一向的为人处事和人品,别人就问她是不是在做传销,并劝她回来。
    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好言好语的昧着良心承认错误,意在不要失去联系。
    在我的认错下,她去让我回贵州,等她发展好了,她来找我,否则我再也找不到她了。没办法,为了向她表明的我诚意,我只好听她的,买了回家的车票。
    上火车前我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回到家后,我伤心欲绝,因为我在北京时常和妈妈通电话,我给妈妈介绍了她的情况,我和妈妈约好,要把她以前没有得到过的温暖给她,让她感觉到这个家是她的家。妈妈以为这次我是和她一起回来的,给我们炖好了鸡汤,给她买了新的睡衣,拖鞋,还有我告诉妈妈她爱吃的水果,妈妈看到我一个人回来,也呆了,我给妈妈讲了这个情况,让妈妈装作不知道这事,给她打电话,以我们俩闹别扭为由替我求情。
   可是她对妈妈说对我很失望,我这辈子将会一事无成。我在烟台做的那件事,她永远不会原谅我,她说我自私,狭隘。我只是一个劲的认错。每次通完电话我都是委屈得泪流满面,却又不敢告诉她。
   于是我病倒了,在病中,我向国家工商总局,公安部,国家商务部都作了进一步的咨询,也更加证实了我这样做是对的,我更加不安了,想到她将走向泥潭,因为这是一条不归路,即使她做到了级别,等待她的将是身陷囚笼 !我坐不住了。
   通过电话对她说我还想来北京,想和她近一些,她说她还爱着我,只是不允许我管她这事,我又来到了北京,天天给她打电话,天天劝,天天给她将传销的危害。可是每当提及这事,她就非常生气,她说,她深信她们做的是利国利民利已的大事,她要将感情和事业分开,我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一天天的在变坏,而我,在有一天听到她说好像没了生活费,更加按捺不住了,我也骂了很多难听的话,这些都是因为气愤所致啊,而她,则换了电话号码。
   就这样,我们失去了联系,我天天晚上恶梦不断。
   从网上看到了很多的传销者被家人成功的营救出来,幡然醒悟,痛哭涕流。我又看到了希望。
   因为我和她没有法律上的关系,我想,就是找到她后,我也不能强制性的带她走,所以凭着她的身份证复印件,我去了长春,意思是想找到她的养父,一起将她拉出泥潭。但是去后通过户口所在地我找不到她的家,她家的户口一直都是挂在那里的,户口所在地的社区居委会不知道她家的住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后来我想到,以前在那家餐饮公司工作时,她曾经用公司座机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所以我又从长春回到北京,无奈之中向公司老板讲了真相,要求给我查通话记录,但还是因为其它原因,没有如愿。
     在此期间,我向各个部门发出了救助的请求:
     向国家工商总局,打了电话,寄了信件;电话是录音电话,无任何回音,信件也是如石沉大海;
     向国家公安部打击经济犯罪处发了信件,没有音讯,电话总是没人接;
     向烟台工商局电话举报,也是没有任何消息。
     非法传销,难道我就拿你无可奈何了吗?
    人家的亲人有了磨难,不顾一切的相救,而她,因为特殊情况,我再不管她谁管她啊?以前的恩恩爱爱,相依为命令我不安,愧疚,可如今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愿意花一切时间和精力去挽救她,为了出来找她,妈妈卖掉了家里的电视机,影碟机,和她的全部金银首饰,现在费用已经基本用尽。
    为了维持生计,我只好打起精神重新找工作,可是老是精神恍惚,总不如意,天天吃不下,睡不着,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反传销网www.chinafcx.com   叶飘零博客:http://blog.sina.com.cn/ypl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